头部banner

口弦的故事

出自: 2009年第12期
字体: | |


  我常常为自己感到有福。生在大凉山是有福的,做一个彝人更是有福的。大凉山天然是个诗歌的国度,那是一个节日敲响羊皮鼓,神灵与人围火共舞的地方,金沙江水从那里滚滚拍岩而过,在那块母性的腹地上从天而降的灵感随处可见。

  在我刚开始写诗的时候,曾写过一首名为《爱情》的诗,现在回头看不免觉得生涩,但每次读来,至今让我感觉到真实的心跳——阿木这个响当当的酒鬼/阿木他整天笑盈盈地喝酒/阿木还忘乎所以地醉去/外婆说许多年前/阿木曾是个赫赫有名的部落王子/阿木有着高贵的贵族血统/有一年深秋阿木爱上一位/远方的民间女子/阿木从此也爱上了酒/阿木说那是一个美丽的深秋/金黄的落叶纷纷铺成/通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民族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