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永远的愧疚

出自: 2010年第9期
字体: | |


  一个人短暂的生命里,总会有那么一些事是难以释怀的,魂牵梦萦,成为心中永远的痛。比如失恋或是某一次沉重的打击,甚至是痛失亲人的悲伤。而我这一生最刻骨铭心的却是因为一个学生的流失,让我难以释怀,成了我永远的愧疚。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我师范毕业来到澜沧江峡谷深处,一个叫新龙的白族支系拉玛人聚居的小山村任教。如今我对人们说起那个地方总是说那是一个美丽的小山村,事实上用一个游客的眼光来评判也确实很美。这个小山村四面环山,整个村落坐西朝东,两百多口人的村落就像是一幅山水画,挂在西面森林中,房屋星星点点地点缀在林子里。东面是永远也望不到头的茫茫群山,南北两面青山簇拥,当太阳偏西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民族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