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不是民族的就很难是世界的

出自: 2016年第11期
字体: | |


  文学的“民族形式”最不好谈,是个极其复杂的问题。文学不像音乐与绘画,是极其抽象的,所以只能通过阅读得到一种这方面的感觉,或者是这方面的感受,比如,读阿城的《棋王》,你会觉得这篇小说有极强的民族意味。而有些人的小说你就觉得像是翻译小说。可以肯定一点的是:不是民族的就很难是世界的。这句话还可以这么说:“不是你自己的,就不可能是更多人的!”

  说来好笑,林语堂的《京华烟云》是用英文写成,我们现在看到的汉语读本倒是从英文读本转过来的。但我认为最具中国气派的长篇小说就是《京华烟云》。说到长篇小说,我常想我们为什么非要写长篇,惟一的解释是内容太多,不写长篇无法把话讲完。而长篇小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民族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