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今生仅有的两次见面

出自: 2016年第11期
字体: | |


  那夜,接到《民族文学》杂志哈闻老师电话,告诉我说龚爱民走了。我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惊愕之余,悲从中来。是夜,梦见我正在会议室与人攀谈,我一直敬称为哥哥的龚爱民笑眯眯地进来坐在旁边,我惊喜道:哥哥你这不是好好的吗?怎么听到你过世了。还过去拍拍他的腿。早起,想起这真是一个梦,只有两面之缘的好朋友龚爱民哥哥真的离去了,这是何等不忍面对的现实。

  2015年3月,广西大新县的明仕田园,《民族文学》重点作家改稿班,我们第一次见面。高山之下的雅舍里我俩一室,除了听讲座、交流,俩人就在屋外凭栏向着前方近在咫尺的竹林芭蕉和流淌的碧水望去,想不到我们一南一北二人,没两日投缘得好像相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民族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