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笑脸是波,哭脸是浪

出自: 2017年第2期
字体: | |


  不满三岁,父亲就带我下河。往浅水里一丢,看我手忙脚乱地刨。呛几口水了,把我提起来透口气又按进水里。任我挣扎蹬刨,父亲在旁边用眼睛瞄着,却不帮忙。如是而三,半天工夫我竟能凫起来了。父亲用近乎野蛮的方式,让我記住了这条叫清江的河。至今,再陡的浪我敢迎,再恶的滩我敢闯,真得感激父亲当年的狠。住在河边,浪里打得滚才是好男人,这不是父亲的苛求,是河里人家千百年沿袭的传统,求生的本事。一条河,是岸边人家的衣禄饭碗。踩不得浪、驾不稳船,还叫男人嘛,长大了怎么闯荡?

  我在河里讨生计,是从打草把子开始的。

  桃花开满河岸时,父亲要我割些棕叶,把稻草扎成把,太阳靠山时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民族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