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文学批评要“入木三分”

出自: 2017年第4期
字体: | |


  批评与创作于文学,如车之两轮、鸟之双翼,缺一不可。

  然而,一个时期以来,无关痛痒的批评,“红包”有多厚评价就有多高的批评,成为文坛一病。“红包评论”使批评质变为一味的表扬,沦落为毫无原则的吹捧。

  批评也是一种话语权。话语权如同现实中的其他权力一样,需要操持者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慎重对待,理性运用。恩格斯就曾对那种“没有一个人没有杰出的创作,没有一个人没有某种文学成就”的不分青红皂白大吹大擂提出过严厉的批评,认为这种“永无止境的恭维奉承”,“是令人无法容忍的”。文学批评成为阿谀奉承,实质上是话语权的滥用,直接导致了文学批评公信力的丧失。话语权被轻佻运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民族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