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枇杷郁郁生长

出自: 2017年第8期
字体: | |


  老家的院子里,就剩下那棵枇杷树了。在它扎根的地方,原来是生长着一棵柿子树的,才长了两年,就高大飒爽,枝叶繁茂,但父亲却嫌它不结果,一刀砍去,才种下了这棵枇杷。枇杷树发扬前辈的传统,长得快而高,也懂得汲取前辈的教训,第二年就结了果,果实不大,却很甜美,这才保了命。

  父亲喜种果树是因为他的两个女儿都是“果子狸”,太爱吃水果。我读中学那年,沉迷赌博近一年的父亲眼看着他辛苦赚来的几十万元所剩无几,输出去的亦搏回无望,当即痛改前非,用所剩的几万元回乡下建起了这栋两层楼房。从一个城镇人变成一个乡下人,我并不情愿,但那红砖围墙围着的大半个篮球场那么大的庭院吸引了我。次年春天,我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民族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