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望云岭

出自: 2017年第12期
字体: | |


  父亲眯着衰老的双眼看我,说你能写写我们家的事吗?父亲用的是询问的口气,其实是不容我拒绝的。我在林荫镇上当警察,却抱着作家梦不放,不时往外投些小文章,偶尔见诸报端。父亲为此感到特别高兴,每每与人说起总是满脸自豪,似乎他的儿子会和那些名满天下的大作家们一样有出息。在父亲眼里,作家远比警察让他脸上有光。更重要的是,父亲老了,满脸沧桑,一头白发,身体一天比一天差,几乎可以望见死亡的脚印,正踩在他日渐枯萎的胸口上。

  就从嫂子王菊花说起吧。她是大哥杨树根未过门的妻子,准备嫁入我们家门时,却死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。后来,大哥坐在王菊花的坟前告诉我说,那个下午,王菊花和往日一样把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民族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