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周布礼

出自: 2018年第2期
字体: | |


  相对于国家的风云突变,公元1927年仲春,辽西走廊的羊安堡,格外宁静。鸡鸣狗吠声中,天地一片氤氲,人们荷犁赶牛,顶着清晨的蛰气,奔向各自的田地,播种一年的希望。唯独我二太爷家,搁下春耕,前院后院忙得团团转,二太奶临盆了,周家即将添人进口,满村子找接生婆。

  这个即将出生的孩子,娘胎里就会折磨人,不是难产,却生了半天一宿,直到太阳冒头,他才露出头来。接生婆说,这孩子,不肯用劲儿,总是让他妈白费劲儿。别人家的婆娘生完孩子,喜笑颜开,唯独二太奶,哭成泪人。从怀上到生产,折磨得她死去活来,若是憋死他妈他不死,肯定不出来。

  这就是我要写的二爷。

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民族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