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姑妈的葬礼

出自: 2018年第9期
字体: | |


  一

  高高的腊鹫蹦巍然屹立,护卫着在这里生活着的阿昌人。那些高低错落的木架房一间一间地紧挨在一起,在此繁衍生息着的阿昌人家火塘旺盛了几天后,终于累了般歇下了气,李家主人们按规矩为一个阿昌女人葬礼做完最后的收场。

  几只土狗相互争抢着昨晚散落在院场的羊骨头。

  男人女人们累了几天后都变得有些精疲力尽,无精打彩。

  腊翁麻伸了一个懒腰,晕晕沉沉地从守堂的床铺起了来,准备打道回府,却被一个叔辈的小老爷给叫住了。扯了扯他的衣角,对他小声地说:在主人家面前千万别说“走”,说了对主人家不敬,你姑妈刚走,不能人走茶凉,要和以往串亲戚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民族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