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潮湿的心

出自: 2018年第11期
字体: | |


  雨开始从村东头下起,把聚在那儿的看家狗们往村西头赶。狗们夹着尾巴,狼狈逃窜,一路撵着鸡,整条从村东头往村西头的村道便鸡飞狗跳起来,腾起半人高的尘烟。对于雨,人比狗淡定得多。什么季节,季节里的哪天会有雨水,人知道得清清楚楚,像是祖祖辈辈定下烂熟于心的规矩。人有条不紊地做着一切防雨的准备,把晾在屋后的衣裳收进来,刚劈好的柴火搬进厨房里,整整齐齐码在火灶边,然后瞧一眼烟囱——覆盖在烟囱上方以防雨水落进去的毛毡有些年头了,早就应该换上更结实的。这东西往往在雨天才被想起,人毕竟比不得狗,整天无所事事闲逛在村东头,人有很多比换毛毡更重要的事情做,烟囱盖不盖毛毡毕竟影响不到晚饭,而人忙活的每一件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民族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