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码头

出自: 2018年第12期
字体: | |


等待者

  有人说,那是个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。有人说,那是个灵魂跑丢的时代。

  然而,不管外面的人怎么说,我们的码头依旧在那里。

  我一日日看着面孔和我相似的乡亲,脸上挂着不同的悲喜,在码头上来来去去。

  这儿的风,吹了很多年了。这儿的水,也流了很多年了。吹了太久的风,面孔总会染上风霜的。流了太长的水,总有几滴凝成盐分过高的泪。

  除了生死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。父亲常说,想好好活,就要想法子把船划过险滩激流,别的都不要想,想也想不来。儿时的我,并不理解这句话,当我的心被岁月淘洗之后,才明白这样的话最坚强的人方能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民族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9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