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芦草深深(散文)

出自: 2018年第12期
字体: | |


1

  母亲的声嘶力竭常常隔屋传来:“你当年从平凉城里移民到泾源乡下,从富人移成个穷光蛋,穷得差点连老婆都娶不上,咋还狗改不了吃屎想移民。”

  而父亲,则嗫嚅着,唯唯诺诺,一副息事宁人的态度。

  被联合国定义为“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”的我的故乡泾源县,从八十年代初期开始在靠近银川城的芦草洼荒漠区开发移民。芦草洼,顾名思义,成片大小不一的水湖里长满了汹涌的芦草,是故乡泾源的首个回族“吊庄”。

  第一代拓荒者在政府人员的组织带领之下,轻装出发。所谓轻装出发,就是在不带家口,不迁移户口,老家的土地照样耕种的情况下,由一部分志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民族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9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