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黑木耳

出自: 2019年第5期
字体: | |


  当杨卓玛把肉乎乎的身体靠在我胸前的时候,我还是将她推倒在桦木堆下,蹑手蹑脚地在她身体里出入。我不再是个不懂风情的蠢货,但对杨卓玛的阿爸还是无法做到原谅,于是就把全部愤怒和仇恨转移到她身上。我的愤怒和仇恨终于伤及杨卓玛的心和肝,很长一段时间里,只要一看见我,杨卓玛就皱眉、撇嘴,露出十分不快、甚至厌恶的神情来。

  那天早上阳光很亮,摩托车被我推到院子里擦洗了好几遍,两块抹布都擦破了。可是谁也不会想到,我沿着杨卓玛的村子绕了十二圈最后下定决心骑到她家门前,才知道她家那头坚实的犏牛就在我兜圈的时候死了。

  杨卓玛后来给我说,她全家人都不喜欢我,并不因为我是汉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民族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