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鲍坪的忧郁

出自: 2019年第12期
字体: | |


  引 子

  父母还在时,我却很少回老家。早些年总对自己说,现在日子不好过,那就等将来吧。这一等,就等到了母亲过世。后来这些年,日子算是稍微有所好转,两个孩子的相继到来,手头依然拮据,再说自己也没能混出个样子,还是再等等吧。这一等,就等到父亲也离开了。人说,父母在,尚有出处,父母不在,只剩归途。这或许就是父母不在我回去得更加勤便的说辞。事实上,父母先后入土,我都未能回去送他们最后一程,无论如何,都难以自圆其说。

  我一直都喜欢拿扁担去拗地脚枋。说白点,就是有点冒天下之大不韪挑战“权威”。现在,我多多少少是获得了一些成功。这种成功在我看来,多多少少都有点墙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民族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